【石榴园校友风采】挚情忆翠榴,妙手绘华彩——记著名作家金翠华教授(一)

发表时间:2019-12-09访问次数:1044

金翠华,1941年出生。1958—1961年青岛十六中高中学习,班主任先后为语文教师李军、物理教师陶邦治和语文教师钱惠琪。高中毕业考入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青岛大学法学院文学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岛市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金翠华教授在教学之余笔耕不辍,创作了大量的作品。主编出版《纺织文学作品选》,和爱人胡念邦先生共同著作出版《管理应用写作》。金教授擅长散文写作。其散文《青杏枝头》荣获第二届老舍散文奖,《世界最美丽的眼睛》荣获第三届老舍散文奖。《世间最美丽的眼睛》写的是个会说三句话(你好!祝你平安!感谢主耶稣!)的小鹩哥。当年《新华文摘》和许多刊物都转载了,北京大学著名美学家叶朗教授收入《文章选读》、名编张守仁先生收入作家出版社的《世界美文观止》,今年收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优秀文学作品精选》散文卷。散文《风在诉说着时候》发表于《人民日报》2009年10月7日,获中国作家协会和人民日报社联合举办的"放歌60年”征文精品奖。

老舍散文奖是老舍文学奖的奖项之一。老舍文学奖是一项面向全国的综合性文学艺术大奖,每三年举办一届,由老舍文艺基金会和北京市文联共同举办,也是北京市文学艺术方面的最高奖励,与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曹禺戏剧文学奖并称中国四大文学奖。有意义的是,金翠华教授的爱人,也是她的青岛大学同事胡念邦老师也十分爱好文学写作,他的《那些家具……》获得了第六届老舍散文奖。恩爱伉俪连续获得中国文学大奖老舍散文奖,成为文坛佳话。然而令人称奇的还是著名作家尤凤伟先生提到的,“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些作品都是自投获奖的。”老舍散文奖堪称国内散文创作的最高奖项,金翠华和胡念邦却都是以普通作者的身份自己投稿参评,并从中脱颖而出,“足见作品的分量。”现在,夫妻二人的散文双双结集出版,金翠华散文集冠名《想起我夜间的歌曲》,胡念邦散文集冠名《残页》。可贵的是,他们的儿子也是青岛十六中校友的胡彦鹏就十分喜欢文学写作,笔杆子熟练的彦鹏曾经担任新华社加拿大分社记者。

Sweet Memories

在青岛十六中学习期间,金翠华教授就有一个好习惯,就是写日记,更可贵的是她至今还保留着这些日记。所以,今天她经常翻着日记,看着日记,回忆着在母校的时光。所以,日记给她提供了回忆在母校的那个难以忘怀时代的珍贵的素材。她写的在母校青岛十六中上学的回忆性散文《青春在非常的季节》(刊载于《青岛文学2013年第9期》》)和《风欢快地吹拂这我故乡的海面》(刊载于《青岛文学》2019年第9期“纪念《青岛文学》创刊60周年专辑”)就是利用日记而就的。这些散文就是那个时代真实的写照,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大跃进大练钢铁时代,也可以看到三年低标准时期的“瓜菜代”时代,这是历史教师宝贵的教学素材,是记忆十六中历史的珍贵资料。

金翠华教授保存至今的日记

1961年6月7日和8日的日记

是学校发下初步志願表后的心绪

金翠华教授记录当年在母校青岛十六中学习生活的日记


金翠华教授发表的散文

《风欢快地吹拂着我故乡的海面》

附图:金翠华教授发表的散文《风欢快地吹拂着我故乡的海面》(刊载于《青岛文学》2019年第9期“纪念《青岛文学》创刊60周年专辑”)。

说明:本专辑的作者都是青岛文坛目前相当影响力的作者。比如,耿林莽(闻名全国的散文诗大家)、尤凤伟(小说《中国1957》获得茅盾文学奖提名)、纪宇(著名诗人、代表作《风流歌》)、韩嘉川(青岛市作协副主席)、李明(青岛历史著述甚丰)、曹安娜和谢颐城(中国朦胧诗的代表人物)、陈亮(著名的农民诗人)、杨志军(小说《藏獒》作者)、修祥明(中国著名的小小说作者)、刘涛(著名作家、青岛报业集团文学编辑、曾率专家与青岛十六中红瓦史学社师生座谈青岛历史文化)、柳士同和艾玛(著名作家、曾在青岛十六中给学生们举办文学讲座并交流创作心得)等,可谓大家云集,巨制累篇。

风欢快地吹拂着我故乡的海面

金翠华

(一)

不论是酷暑还是严寒,不论是在寸草不生的盐碱荒原还是在高楼耸立车水马龙的异域他邦,只要想到故乡的海,碧绿的海水就会向我涌来。那含情脉脉、清凉晶莹的水波纹仿佛是大海辽阔的眼神,洁白的浪花是大海之唇,它圣洁美丽,亲吻着等待它的诗意的海滩。

平静的海面漂浮着我青春的小船。风欢快地吹着海面,牵引着小船去迎接来自永恒的呼唤。

我第一次向故乡的大海告别,是在上个世纪的1961年,高中毕业前的3月9日,那一天是星期四。我们高中三年是从1958年到1961年,这是我国历史上极不寻常的一个时期。1958年9月,我考上了青岛十六中学。入校第一件事就是听校党支部书记王校长传达党中央关于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的报告。报告地点在教学楼前,正冲着鞍山路。好在当时几乎没有汽车,没有汽车的喇叭声,校长的报告时不时的被鞍山路上马的长嘶声和赶马车的吆喝声打断。一张课桌当讲台,校长坐在课桌后面的条凳上讲了两个小时,我们新入校的高中生站在课桌前听了两个小时,陪伴我们听报告的还有各班班主任和任课老师。尽管太阳晒得我们汗流浃背,可我心里非但没有抱怨情绪,还充满了自豪感:我是高中生了,有资格关心国家大事了!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听到有关国家大事的报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至今我还能背出王校长让我们背的总路线: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

我们有幸赶上那个不寻常的时期,高中生活展现了那一时期的不寻常。从第一堂课开始,学习就像美丽的图案彩绘在社会主义总路线的旗帜上。一切由总路线决定,旗帜飘到哪里,那里就有我们。我们这些十七八岁的学生不懂什么叫路线,我们也没想到要懂。政治课教导年轻人关键要听党的话。党就是母亲,她一切都为你好。党怎么说,你就怎么做。这就是党的好儿女。那时,我们多么年轻!我们为有这么伟大的母亲而自豪!“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充溢在生活和心灵的每一个角落。我们怀着创建美好未来的憧憬投入学校安排的每一项活动。入学三周了,这三周边上课边劳动:支援农村。我保存了两份共青团青岛第十六中学总支委员会编的油印小报《党的好女儿》,在1958年9月22日印刷的第五期里刊印了三首小诗,我如实抄录如下:

《农村散歌》二首

《干劲》

风刮乌云天气暗,

树枝沙沙响连天。

灯火闪闪是深夜,

社员干得真是欢。

不怕风吹和雨淋,

誓把黄土变金山!

初二2班宫焕进嵬集


《食堂》

食堂好,食堂好,

人人都能吃个饱,

节约柴草还不算,

妇女彻底解放了。

要是没有共产党,

这种幸福哪里找。

衷心感谢毛主席,

永远跟着共产党!

初二3班孙玉琦嵬集


《我们播种了劳动的光荣》

我们仔细的打扫着马棚,

把遗漏的每一块马粪拾到筐中。

当我们要满载而归时,

听到了养马人的称赞声:

“替国家积肥,为我们打扫卫生,

真不愧为毛泽东的好学生。”


早晨的空气为我们作了“透视镜”,

好像使我们从筐筐马粪中看见了

——小麦丰收的冲天“卫星”。

成串的汗珠滴在土地上,

我们播种了劳动的光荣。

高一2班金翠华

这些稚嫩的诗句,展示了我们对共产党伟大母亲的信任,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赞扬。

三面红旗的凯歌没有休止符。我们的脚还没离开田埂和马厩,新的战斗号角已经吹响:“以钢为纲”、“钢铁元帅升帐”,全校师生停课上战场。家里的铁锅、铜门把手、只要含有金属,全都送到学校;高初中学生齐上阵,1958年的10月14日就立好高炉,10月16日,已经出了好几炉钢了。今天的人们怎么也不能相信,学生能炼出钢来,可我们青岛十六中“渡江战役”前线广播站编印的《捷报》,印证着我年老的记忆。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我校钢铁卫星越升越高》:“初二六班的战斗员和指战员同志们,利用风箱炼出了两炉钢”;“高一二班用25斤的铁炼出11斤13两钢”(当时按古制度量衡一市斤为16两)。王校长无比兴奋,立即组织队伍到市里报喜。长长报喜队伍敲锣打鼓走出校门,锣鼓前面是我和另外两个同学举着红旗,锣鼓后面是四个男同学抬着条筐,条筐里放着大小不等的八块铁疙瘩,上面盖着用红绸簇的大红花,后面跟着各班代表。欢快的队伍走过鞍山路,只见路两旁堆着一堆堆地瓜,经人民路左拐上威海路时,被路边的几个大娘拦住,要看看我们炼的“钢”。一个初中女同学快步跳到柳条筐前,把红绸子掀开一角,大娘们凑上来细细地看,又用手摸那些疤疤坑坑的“钢锭”,目光里满是羡慕的离开。原来在海泊河侧有几个小炉子正冒着黑烟,这些大娘们也在炼钢。我们就这样炼钢炼到12月初,小高炉熄火,一堆堆铁疙瘩默默无声地堆在冰冷的炉子旁。

三面红旗的凯歌里凝聚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辛劳的汗水和力气。每个人的正能量都被开掘了出来,多快好省“以钢为纲”的主旋律音调直线上升。与此同时又响起向地球开战的号声。我们不仅积肥,下农村耕田,在学校种小麦,还养殖小球藻。小球藻的藻种是总务处负责食堂管理的老师联系的。那是1959年4月我们刚从湍湾小庄村开垦薄地回来。4月30日的晚上,我去伙房帮着包萝卜缨包子,临近子夜,刚把包子包完,管食堂的老师把我叫出去,让我明天到海洋研究所去拿小球藻的种子。我说明天不是大游行庆祝“五一”吗?他说“五一”是劳动节,所有的单位都上班,游行只是少数人参加。他还开了一句玩笑:向地球开战不光指陆地,咱们还得向海洋开战!

5月1日上午八点多,我随着初中的游行队伍出发,到延安路,我离开队伍,一路打听一路走,总算在海边的一条街上找到了海洋研究所。去拿小球藻种的人还真不少。人家都是拿着瓶瓶罐罐,只有我背了个书包。一个很漂亮的阿姨对我说:“你当是来拿玉米粒了!你们老师没告诉你,小球藻是淡水藻类,没有水,它的细胞就死了。”说话间,她从架子上取下一个广口瓶,进另一个房间,一会儿就出来了,递给我的瓶子里盛满绿幽幽的藻种。她还给我一瓶玉米浸膏,嘱咐我说:玉米浸膏是小球藻的饲料,要用1:2000的比例掺在水里,然后倒上藻种。(一)

班级毕业照    前排右五是金翠华教授

金翠华教授高中毕业前照片

青岛十六中有一处翠绿的园子,这就是石榴园。石榴,意味着红花绿叶。石榴,意味着果实累累。石榴,就是十六!从大的角度讲,整个十六中就是石榴园。这园子是翠绿的,耐人愿意看的绿——翠绿的榴叶,这些榴叶儿充满着青春的气息,蓬勃朝气。而翠绿的榴叶衬托着朵朵红花,分外妖娆鲜艳。这些红花慢慢会成长为饱满的石榴。我们的校友们就是在在翠绿的榴园成长的红花和果实,他们是石榴园的骄傲。金翠华教授就是榴园的优秀校友。她从榴园走出来,充满青春的气息,一直到今天还在认真描绘着七彩华龄。她充满着翠绿的青春气息,描绘着华丽的彩图。


供稿:史志办 徐建军

审稿:刘娟 宋伟娜